• 西盟佤族自治闺呷贸易有限公司

原创清咸丰同治年间宣城人口损失考量(上)

关键词:原创,清,咸丰,同治,年间,宣城,人口,损失,考量,

原标题:清咸丰同治年间宣城人口损失考量(上) 陆再奇 彝良县迒艾驴友网 第688期 摘要:通过梳理现有史料发现,清咸丰四年(1854)正月至同治三年九月,太平军与清军在今宣城市

  • 原标题:清咸丰同治年间宣城人口损失考量(上)

    陆再奇

    彝良县迒艾驴友网

    第688期

    摘要:通过梳理现有史料发现,清咸丰四年(1854)正月至同治三年九月,太平军与清军在今宣城市境内相互争夺前后长达十年零九个月,宁国府城和广德州城先后八次沦为双方争夺战场,泾县、宁国、旌德、绩溪、建平(1914年更名郎溪)五座县城先后二十一次沦为战场。战争不仅遍布全境,而且在很多地方多次得而复失,形成混战和拉锯战局面,特别是太平天国运动中后期尤为激烈。

    《平浙纪略》云:“太平军盘踞金陵,视皖南为四达之衢,日驰骋出没其间,鹘落豨屏,飘忽无常,东备则西走,尾击则首应。”清军浙江提督邓绍良、湖南提督周天受,总兵戴文英、李嘉万,副将荣陞、朱景山、蔡应龙,皖南道尹福成,宁国知府颜培文,宣城知县王乃晋、建平知县何预纶、泾县知县崔琳、宁国知县吴世昌和李鸿等在境内战死;太平军根王蓝得仁、匡王赖文鸿、黄文英等在境内战死,保王童容海、奉王古隆贤及多名重要将领在境内投降清军。

    咸丰同治年间,太平天国与清军的战争遍布大半个中国,但是,从清军统帅曾国藩、两江总督马新贻的奏章及现有的研究成果综合分析,今宣城市境在安徽省内乃至全国可能受灾最惨。

    一、引 言

    清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十日(1851年1月11日),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起义。咸丰三年二月初十日(1863年3月19日),太平军占领江苏南京,改名“天京”,建立了一个同清王朝对峙的农民政权。今宣城市境(时辖宁国府管辖的宣城县、泾县、宁国县、旌德县和广德直隶州管辖的广德州、建平县)既是太平天国都城的西部屏障及粮饷、兵源储存基地,又是太平军东入苏浙、西进湘赣的交通要道,因而成为太平军与清军必争之地。境内既有清王朝的地方政权,又有太平天国建立的乡官基层政权;既有太平军翼王、忠王、辅王等二十多王的派系太平天国军队,又有清廷江南大营的军队、曾国藩的湘军、左宗棠的老湘营、浙江巡抚的浙江军、张芾的徽防军及地方团练等十多种与太平军作战的清军队伍。

    咸丰四年(1854)正月,太平军匡王赖文鸿率部7万人,由石台、太平向泾县进军,由此拉开了太平军与清军在境内的争夺战。咸丰六年四月,太平天国都城“天京”受到清军“江南大营”的威胁,翼王石达开率太平军由江西出发回援天京,攻克泾县县城。五月上旬攻占宁国府。六月三次攻打建平县。八月、十一月两度攻克泾县县城,击毙泾县知县崔琳。十二月,清军提督邓绍良收复宁国府城。

    咸丰八年(1858)正月二十五日,太平军侍王李世贤部攻占宁国县城,击毙宁国知县吴世昌。十月,李世贤部再克泾县、太平两县城。

    咸丰十年(1860)二月,太平军忠王李秀成率军数万自宁国攻占广德州城。三月十六日,太平军根王蓝得仁率兵与清兵在建平涛城一带激战,击毙建平知县何预纶,占领建平县城。李秀成在建平主持召开军事会议,部署攻打清军江南大营,史称“建平会议”。四月,太平军赖文光部在涛城与清兵鏖战,击毙清兵万余人。六月,匡王赖文鸿再次攻占泾县城,斩清总兵李嘉万等人,并在县城东街造王府。九月,太平军杨辅清、李世贤、赖文鸿三部联合再次攻占宁国府城,击毙清军提督周天培,皖南道尹福成、宁国知府颜培文。

    同治元年(1862)六月二十日,太平军保王童容海(原名洪容海,为避太平天国洪秀全讳,更名童容海)袭取广德州城,率部十万献城降清。由此引发了太平兵与叛兵、太平军与清军、清军与叛兵、叛兵内部一场延绵十一个月的大混战。宣城、广德、郎溪、宁国、高淳、溧阳等地方受祸极其惨烈。

    同治二年(1863)正月,太平军根王蓝得仁由建平出师攻打泾县。七月,奉王古隆贤由太平县入泾县茂林,匡王赖文鸿部自石台进据丁家渡、章家渡。十月,建平城内太平军守将张胜禄开城门降清,建平失陷,蓝得仁被害。清兵进城,大肆杀戮。

    同治三年七月十九日,太平天国都城天京(南京)失陷。六月二十一日,忠王李秀成和干王洪仁玕护送太平天国幼主洪天贵福奔广德。二十六日,堵王黄文金自广德迎幼主至湖州。七月二十八日,洪仁玕与昭王黄文英护送洪天贵福经广德西走宁国。二十九日,清总兵周盛波攻破广德州城。三十日,干王洪仁玕、堵王黄文金等组织皖南尚存之太平军与淮军刘铭传部在宁国县七都(今桥头乡)展开遭遇战,此为太平军与清军在境内最后一役。匡王赖文鸿、昭王黄文英阵亡。九月上旬,太平军撤出境内,境内太平军与清军战事基本结束。但是,七年后的同治十年(1871)二月,太平军余部关文桂、杨驼子等率众进攻建平,遭伏兵阻击,败退白茅岭,复被包围,全军逃散,至此太平军与清军在境内的战争最终完结。

    附:太平军攻占退出宁国府城广德州城及县城时间一览表

    二、人口损失估算

    由于历史资料的缺乏,特别是太平军与清军间进行的十多年拉据战,没有文献资料的准确记载,只能依据战争前后各种文献资料描述进行分析推算,虽然做不到准确无误,但是大体上能够反映当时的情况。

    (1)宣州区。太平天国时期政区地名宣城县,疆域包括1971年1月10日,经安徽省革委会批准,划归芜湖县管辖的西河、和平、红杨、三元、新丰、赵桥、花桥、黄池8个公社及湾沚、西河2镇,计66个大队、1194个生产队,30330户、127184人,188878亩耕地。宣城县是宁国府治所所在地,太平军定都天京后,成为拱卫天京的前哨,军用物资的重要供给地,故太平军和清军争夺激烈,几经易手。咸丰六年(1856)五月至同治三年九月,太平军与清军在境内的拉据战据历时四年五个月又十七天,据不完全统计,双方在境内的拉据战、争夺战十五次之多,其中最为激烈的咸丰十年(1862)八月,太平军辅王杨辅清、侍王李世贤和匡王赖文鸿三部联军第二次攻占宁国府城,击毙清军提督周天培,皖南道尹福成,宁国知府颜培文。人民历经兵燹,流离失所,田地荒芜,人口巨减。李应泰《重修宣城县志序》曰:“当寇氛肆扰,发逆捻憝蹂躏殆无虚日,惟宣邑被扰极久极遍,以是户口凋残,百不存一。” 也就是战时宣城人口损失达99%。1934年地理旅行家洪素野在宣城的见闻是:据本地人说,洪杨战乱后,城市尽成废墟,本土人民非死即流,故至今若在城中欲觅一道地宣城人,颇非易事。

    光绪《宣城县志》载:嘉庆十年(1805),户241835,口1016975。咸丰元年(1851)户数、人口没有记载,据曹树基《中国人口史》推算:咸丰元年(1851),宣城县人口增至127.9万(46年间,宣城县人口净增26.2万,每年平均净增长5700多人)。同治七年(1868),光绪《宣城县志》载:宣城县户57252,口251300,民屯土客在内。咸同兵燹期间,仅光绪《宣城县志》记载的有名有姓的死亡者就达8000余人。

    金陵大学农业经济系1935年调查的结论是:宣城县战后“移入之外籍农民,估计约有百分之九十”。也就是说同治七年,宣城县25.13人口中,土著人口约2.5万。战时,宣城人口损失125万,损失率达97.7%(包括逃亡外地未归者。洪素野《皖南旅行记》载:“洪杨兵燹后,人民流离,许多人即以他乡为故乡,没有回来”。下同),几乎损失殆尽。战后外来移民的大量涌人,使宣城的人口发生了重大变化。据民国年间调查,“移入外籍农民,估计约有百分之九十”。

    多种文献及调查资料表明,清咸丰同治年间,宣城县的人口损失在百分之九十以上。

    (2)郎溪县。明清时期政区地名建平县,隶属广德直隶州。民国3年(1914)3月,因与直隶省(今属辽宁省)建平县同名,北洋政府大总统令:改安徽省建平县为郎溪县。太平天国时期,建平地理位置非常重要,向东可窥伺广德,同时又是太平天国都城天京南向高淳、东坝(粮食主产地)一线的门户。太平军欲出皖浙边境援助都城天京破解清军围困,必须以建平为前进基地。咸丰六年(1856)六月至同治二年(1863)十月,太平军与清兵在县境内进先后十次余战争,其中:咸丰十年(1860)四月,太平军与清军及地方团练在涛城、白茅岭一带激战中打死清军及地方团练一万多人。五月,清军江南大营被太平军摧毁,钦差大臣和春服毒自杀,悍将张国梁逃跑途中溺水而亡。同治二年(1863)十月,建平城内太平军守将张胜禄开城投敌降清,根王蓝得仁遇难,清兵大肆屠杀,血洗建平城。光绪《广德州志》卷三十九《人物志•忠烈二》载:清咸丰同治年间,郎溪县境内绅士殉难者180人,民人260人;卷四十七《烈女志•节烈》载殉难归女378人。

    据曹树基《中国人口史》推算:咸丰元年(1851),建平县人口28.7万。同治四年(1865)有5300户,10855口,但未把外逃人口计算在内。同治十年(1871)前后,“建平人逃难归来者日增”。如以战后返迁为县内遗存人口的一半计,建平战后遗存人口约1.6万,战时人口损失27.1万,新闻中心人口损失率达94.4%。

    (3)广德县。明清时期政区地名广德州,同时为广德直隶州驻地,下辖建平县。民国元年(1912)五月,改州为县,更名广德县。广德位于皖苏浙三省结合部,四周群山环绕,犹如一座巨堡雄踞在皖东南大门,“锁三吴,襟两浙”,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。是太平军与清军争夺拉据的主战场。尤其是同治三年天京陷落后,太平军余部经广德撤往江西,清军四处围追堵截,所到之处,焚掠一空。“广、建一带遭难最惨,或一村数百户,仅存十余家,或一族数千人,仅存十数口。”光绪《广德州志》卷三十九《人物志•忠烈二》载:清咸丰同治年间,广德境内绅士殉难者190人,民人321人;卷四十七《烈女志•节烈》载:殉难归女300人。

    道光三十年(1850),广德州户58971,口309008。咸丰五年(1855),户59106,口31994。同治四年(1865)广德州户册上所登土著户2629,口5078;客户381,口1250。随着外逃居民的陆续返乡,同治十三年(1874)户册人口数增至3989户,口19410。以此推算,广德州战时人口损失33.7万,人口损失率为94.6%。〔清〕王希曾《请给款抚恤难民文卷》载:兹于(同治三年)七月二十九日,官军收复(广德)州城,城内现存本地难民数百口,并外来者亦有数百口,均皆淹淹垂毙。自城池克复后,流民暂次归来,四乡约五千有奇。

    广德县道光三十年(1850)至1953年人口数量变化表

    资料来源:光绪《广德州志》卷十六《田赋志•户口》)。1996版《广德县志》第三章《人口•历代人口》

    (4)宁国市。明清时政区地名宁国县,地处安徽入浙孔道,历来为军事要地。咸丰六年(1856)三月至同治三年七月,太平军与清军在宁国境内进行了长达八年的拉据战,造成人口的大量死亡和逃徙,但对人口影响最大的则是瘟疫。

    民国《宁国县治•杂志》载:“同治元年乱定,五月宁国瘟疫流行,全境死亡枕籍,无人掩埋。程子山《劫后余生录》:‘据老乡言,宁民死于锋镝者十之三,死于瘟疫者十之七,散于四方来归者,不及十分之一’”。1997版《宁国县志•历代人口》载:清乾隆三十二年(1767),全县人口增长到28万多人,比明嘉靖二十九年(1550)增长9倍多,后历嘉庆、道光两代,全县人口一直稳定在30万人上下,最高年份的嘉庆二年(1797)激增到36万多人(注: 嘉庆三年(1798)比嘉庆二年户减少3591、口减少67192,曹树基先生认为此年人口数据存在很大问题),创宁国有文字记载历史人口的高峰。迨至咸丰、同治年间,兵乱、瘟疫、灾荒接踵而来,全境生民几无噍类。

    南京金陵大学农经系民国二十五年关于《豫鄂皖赣四省之租佃》调查报告中载:“宁国县在太平军退出的三年(注:1863年至1866年)内荒无人烟,(因没有老百姓需要管理),宁国知县(张志学)只得住于设在宣城县的宁国府内,后来从徽州、福建、浙南迁来少数客民,待到湖北、河南灾民大批南来,人口才渐多,(才搬回宁国县衙办公)”。直至乱定五年后的同治八年(1869),全县仅有男女人丁10004人。

    嘉庆十年(1805)人口30.1万,笔者参照曹树基《中国人口史》宁国府每年人口增长率0.5%推算:咸丰元年(1851),宁国县人口约37.8万,战时损失36.8万,人口损失率为97.4%。是故民国《宁国县志》称:“宁自清咸丰兵燹后,土民存者不足百分之一。”

    (5)泾县。地处长江南岸平原与皖南山区交接地带,“枕徽襟池,缘江带河”。咸丰四年(1854)正月至同治三年三月,太平军与清军在此激战十年之久,五次攻占泾县县城,死者甚众,但是,在此之前,泾县外出经商众多,县人多流徒去苏、鲁、浙、赣、豫、鄂、冀等省,其中以赣、鄂两省为最多。如张香都朱氏,因族人朱宗溱经商南昌,朱元湘、朱宗濬、朱伸林、朱敬源等前往依附。咸丰十一年(1861),胡丹成及王之屏一家老幼四十余口,避难上海。“大兵之后,瘟疫盛行,数季不息,归者皆死,人遂视为畏途,裹足不前,积久习安于外矣。”嘉庆十年(1805)人口约52.5万。据曹树基《中国人口史》推算:咸丰元年(1851),泾县人口约增至66.0万,46年间增加13.5万。同治三年(1864)土著人口遗存约6.6万,战时损失59.4万,人口损失率为90.0%。

    (6)旌德县。地处皖南山区,古为徽宁通道,宁国府、徽州府要冲。太平天国前,旌德县境乔亭、汤村、朱旺村、大礼村、孙村、新建、庙首、白地、江村、下洋、洪川、隐龙、俞村、凫阳等均是有名大姓大村,庙首、江村、礼村、杨墅、乔亭等已城街市,旌阳、三溪是商贸大镇。咸丰六年(1856)三月至同治二年(1863)九月,太平军与清军在境内鏖战七年六月,兵燹连年,瘟疫和旱灾、蝗祸接踵而至,成千上万人纷纷逃亡他乡,田地荒芜,饿殍遍野。小村空无一人,大村十室九空。全县“除老幼不计外,壮丁十约存二,妇女百存一,户之不绝者百中只得二三。嘉庆十年(1805)人口约37.4万。据曹树基《中国人口史》推算:咸丰元年(1851)约增至47.0万。同治三年土著人口遗存约2.8万,战时损失44.2万,人员损失率为94.0%,以致“休养四十年毫无起色,一人三四子者绝不多见,而孑遗靡绝,比比皆是(江希曾《旌川杂志》)。

    (7)绩溪县。位于黄山、天目两山脉的结合带,又是长江、钱塘江两水系的分水岭,地处皖赣通衢,素称“宣歙之脊”。咸丰十一年(1860)至同治三年,太平军与清军在境内反复攻占15次,曾国藩对驻守绩溪的太平军和当地人民群众进行了残酷镇压和屠杀,人口直接死于战争十分之二。1997版《绩溪县志》载:咸丰十一年(1861)底,大雪,饥寒致死甚众,尸横野壑。同治元年(1862)和三年(1863)暴发瘟疫,人口锐减十分之六。嘉庆十年(1805)人口19.3万,咸丰元年(1860)约增至24.3万,同治四年(1865)人口3.9万,战时损失20.4万,人员损失率为83.5%。

    咸同年间今宣城市境内县市区人口损失一览表

    注:(1)嘉庆年间人口数:宣州区、泾县、宁国、旌德为嘉庆十年(1805)人口数,摘自嘉庆《宁国府志》,绩溪县接自《绩溪县志》;广德、郎溪为嘉庆二十五年人口数,摘自光绪《广德州志》。

    (2)咸丰元年人口数,宣州区、郎溪县、广德县、泾县、旌德县摘自曹树基《中国人口史》,宁国、绩溪参加《中国人口史》人口增长率,笔者测算。

    (3)战后由于官府的善后资助通常是根据人口数和需要按比例发放,户主没有理由少报幸存人口,因为比较真实。

    (4)人口损失和人口损失率不完全是人口死亡和死亡率,还包括统计时逃难尚末回归原籍的人口。

    同治三年,南陵人刘镇鐈《上曾涤生相国议善后条陈》中写道:皖南久历奇惨,烟户稀少,甚有数十里不见人迹者。自咸丰十年以来,大伤元气,人民死亡,房屋灰烬,田地荆棘,奇灾异变,亘古未有。人民死亡,尸骸狼藉,村内村外,池中井中,在在皆是。本朝列圣培植之泽,祖宗贻谋之业,荡然无存。文物之邦,自经变乱,礼义廉耻扫地以尽。

    2017年底,宣城市境人口约280万,比嘉庆二十五年(1820)少27万。也就是说,约二百年后,今市境内的人口尚未恢复到二百年的人口数。

    (作者系宣城市史志办副主任,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)

    制作:童达清,ltsr2718

    原标题:中国大中城市和价格易波动地区有10-15天成品粮储备

    证监会:并未放松再融资监管要求

    当地时间16日,埃及总理马德布利在记者会上宣布,埃及将从本周四中午(19日)起至月底(31日),暂停境内机场的所有抵离航班。

    娱乐4月3日报道 4月2日晚,《天天向上》播出预告片,汪涵与沈梦辰在车内的一段对话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。汪涵一边开车一边问沈梦辰,“你这个新房怎么整啊,眼瞅着今年要结婚了……”

    原标题:老外谈中国餐桌礼仪:中国人可能是最没有吸引力的用餐者

发表时间:2020-04-05 | 评论 () | 复制本页地址 | 打印

相关文章

  • 原创宋江一生的隐秘,都

    原标题:宋江一生的隐秘,都藏在这三首诗里 柳江低吹运输(服务)有限公司 在《水浒传》里,宋江是男一号,而且,水浒里异国女主角,...

  • 原创这九个神兽,你最想

    原标题:这九个神兽,你最想谁复出打怪? 近期,世界网坛的消息益不嘈杂。前不久,四大满贯之一的美网刚刚宣布将于两月后准期进走,...

  • 原创让人流口水,又让人

    原标题:让人流口水,又让人流眼泪,文化人是怎么做纪录片的 昨晚,由腾讯视频出品,稻来传媒、腾讯影视说相符制作的《风味阳世》第...

  • 原创潘粤明新剧又爆了,

    原标题:潘粤明新剧又爆了,“泰迪头”卷发出戏,好好的一幼我就长了张嘴 人过30,是结婚照样不结婚? 南平寿莎电子设备有限公司 在回...

  • 原创出生拮据,但中年后

    原标题:出生拮据,但中年后却注定能实现大富大贵的四大生肖 并不是每一幼我的出生都能够有很益的条件,并不是每一幼我出生之后都能...